1. <optgroup id="hnfgg"></optgroup>
      <var id="hnfgg"><output id="hnfgg"></output></var>
      <li id="hnfgg"><ruby id="hnfgg"><dfn id="hnfgg"></dfn></ruby></li><li id="hnfgg"><em id="hnfgg"><tt id="hnfgg"></tt></em></li>

        淺析蘇東坡與金耳的故事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2-23

          來源:菌視界

          關于金耳的文字記載,最早可以追溯到蘇東坡的一首詩,即:
         
        《與參寥師行園中得黃耳蕈》
         
        遣化何時取眾香,法筵齋缽久凄涼。
         
        寒蔬病甲誰能采,落葉空畦半已荒。
         
        老楮忽生黃耳菌,故人兼致白芽姜。
         
        蕭然放箸東南去,又入春山筍蕨鄉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 恐怕大多數人被詩的開頭一句就難住了。這出自于佛經《維摩詰經》的故事,敘述維摩詰居士派遣他的化身菩薩去遙遠的佛國—眾香國,找香積如來化緣一缽香噴噴的米飯,帶回我們居住的娑婆世界,為大家充饑。我們要非常感謝蘇東坡,他不但記錄了金耳生長的季節,而且點明了金耳長在老楮樹上。更為可貴的是,蘇東坡將金耳比作香積如來的米飯,是佛祖賜予人間的珍饈美味。
          參寥子,即宋僧道潛,字參寥,浙江于潛人,卜居智果寺,年齡比蘇東坡小七歲。自幼出家,經學文史,無所不讀,因詩句清絕,頗得蘇東坡的賞識,二人成為好友,參寥子是出現在蘇東坡詩句里最多的僧人。
          宋神宗元豐二年(1079年)蘇軾因為作了諷刺變法弊端的詩作,以“謗訕朝廷”之罪名,被投入監獄,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“烏臺詩案”。四個多月后,蘇軾被貶黃州。
          曾經與蘇軾把酒言歡,詩詞唱和的朋友們,都閉門謝客,生怕與蘇軾扯上聯系而被牽連。只有參寥子不遠千里趕去黃州,追隨蘇軾數年。蘇東坡非常感動,專門為參寥子贈送一首著名的《八聲甘州•寄參寥子》:
          有情風、萬里卷潮來,無情送潮歸。問錢塘江上,西興浦口,幾度斜暉。不用思量今古,俯仰昔人非。誰似東坡老,白首忘機。
          記取西湖西畔,正暮山好處,空翠煙霏。算詩人相得,如我與君稀。約他年、東還海道,愿謝公、雅志莫相違。西州路,不應回首,為我沾衣。
          詞作起勢不凡,以錢塘江潮喻人世的聚散分合,充分地表現了詞人的豪情。首二句寫江潮“有情”而來,卻終“無情”而歸,似有情而實無情。“幾度斜暉”的發問,又寫出天上陽光的無情。地上潮水無情而歸,天上夕陽無情而下,則是天地無情,萬物無情。“俯仰昔人非”寫人世轉瞬萬變,如同夢幻,這又是社會人生的無情。對此無情的人生,詞人的態度卻很樂觀,“不用思量今古”,不必替古人傷心,也不必為現實憂慮,因而他能超脫時俗,“白首忘機”。這種達觀的思想,在蘇軾詞中表現得極為普遍,而在這首詞中則更明顯,詞人俯仰天地,縱覽古今,得出的結論“一切無情”。因此,他的“忘機”,就帶有深刻的了悟性。
          下闋寫詞人與參寥的友情。詞人看穿了古今萬物,無意去名利場上角逐,但他并沒有完全忘世,更沒有忘情,他對生活的愛是執著強烈的,他對友情是非常珍視的?;叵肫鹪谖骱c參寥子和詩飲酒、飽覽春山美景、談禪說理、流連忘返的日日夜夜,詞人不禁從內心深處對這位友人以知己許之——“算詩人相得,如我與君稀”,以“詩人”稱參寥,正反映出二人志趣的投合。蘇軾才高學富,一般是不輕易許人的,但對參寥的詩,曾不止一次地贊賞。如參寥的詩句“禪心已作沾泥絮,不逐東風上下狂”、“風薄獵獵弄輕柔,欲立蜻蜓不自由。五月臨平山下路,藕花無數滿汀洲”等,都是為蘇軾所激賞的。在詩歌創作上的共同興趣,是二人友誼的一個重要基礎。
          “約他年、東還海道”以下五句,表現了詞人歸隱之志的堅定,進一步寫二人的友情。據《晉書·謝安傳》記載,謝安東山再起后,時時不忘歸隱,但終究還是病死于西州門,未能實現其歸隱的“雅志”。羊曇素為謝安所重,謝安死后,他有一次醉中無意走過西州門,覺而大哭而去。詞人當時被召還,且被委以顯官,但他“白首忘機”,志在歸隱,因此,安慰友人,說“我一定不會像謝安一樣雅志相違,使老朋友慟哭于西州門下”。說“愿”,說“不應”,全從自我的感情落筆,正表現了兩人情誼的深切。 這首詞最大的特點就是以平淡的文字抒寫深厚的情意,而氣勢雄放,意境渾然。“從至情中流出”道出了這首詞的特色。由于詞人與參寥有著共同的志趣,由于參寥品德的高尚,他們的友誼是十分真摯的。詞人所抒之情發自內心,這種真摯的感情并不因文字的平淡而失去其深沉、雄厚之力。這是“豪華落盡見真淳”(元好問《論詩絕句》)的一種藝術境界,它看似容易,實際上只有少數作家才能達到。元好問說蘇軾詞“性情之外,不知有文字”(元好問《新軒樂府引》)。
          此外,詞中抒寫出世的高想,表現人生空漠之感,卻以豪邁的氣勢出之,使人惟覺其氣象崢嶸,而毫無頹唐、消極之感。詞人強調達觀和“忘機”,使人感到的卻是他對友情的無比珍重。蘇軾達觀中充滿豪氣,向往出世又執著于友情的個性,于此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中國食用菌商務網公眾號

        更多資訊 ! 歡迎掃描左上方二維碼關注中國食用菌商務網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免费国产va在线观看中文字
        1. <optgroup id="hnfgg"></optgroup>
          <var id="hnfgg"><output id="hnfgg"></output></var>
          <li id="hnfgg"><ruby id="hnfgg"><dfn id="hnfgg"></dfn></ruby></li><li id="hnfgg"><em id="hnfgg"><tt id="hnfgg"></tt></em></li>